【汇旺担保 公群 @hwgq】 溪居

0
(0)

久为簪组累,幸此南夷谪。閒依农圃邻,偶似山林客。

晓耕翻露草,夜榜响溪石。来往不逢人,长歌楚天碧。

很久来为公务所累,幸好被贬谪到南方少数民族地区。閒静无事,与农人的菜圃为邻,有的时候就像个山林中的隐士。早晨耕田,翻锄带著露水的野草,晚上撑船游玩回来,船触到溪石发出声响。独来独往,碰不到其他的人,眼望楚天一片碧绿,放声高歌。

韵译

长久被官职所缚不得自由, 有幸这次被贬谪来到南夷。

閒时常常与农田菜圃为邻, 偶然间象个隐居山中的人。

清晨我去耕作翻除带露杂草, 傍晚乘船沿著溪石哗哗前进。

独往独来碰不到那庸俗之辈, 仰望楚天的碧空而高歌自娱。

注释

簪组:古代官吏的服饰,此指官职。束:约束,束缚。南夷:古代对南方少数民族的称呼。谪:被降职或调往边远地区。当时作者被贬为永州司马。

夜榜:夜里行船。榜:此处读“彭音,意为进船。此句指天黑船归,船触溪石而发出的声音。

楚天:永州原属楚地。

束:束缚。

南夷:这里指永州。

谪:贬官流放。

农圃:田园。

偶似:有时好像。

山林客:山林间的隐士。

榜:划船。

响溪石:水激溪石的声响。

长歌:放歌。

创作背景

唐顺宗永贞元年,柳宗元参加了王叔文为首的政治革新运动。由于保守势力与宦官的联合反攻,致使革新失败。因此,柳宗元被贬官到有“南荒”之称的永州。因爱西南的冉溪风景秀丽,便在溪边筑室而居,并改溪名为愚溪。这首诗描写他迁居愚溪后的生活,字里行间流露出牢骚不平。

这首诗是柳宗元贬官永州时在愚溪之畔筑屋而居时的作品。诗歌表面是写在此生活的惬意自适,其实是强写欢愉,将被贬的郁愤之情隐晦写出。

诗人被贬谪永州,应该是有满腹牢骚的,却在诗的开头将其称为幸事:“久为簪组柬,幸此南夷谪。”诗人认为他长久地为在朝中做官所累,幸亏贬谪南来这荒夷之地,可以让他过上閒适的生活。此两句正话反说,将不幸之事说成是幸事,表达了对朝中当权派的不满。

“閒依农圃邻,偶似山林客。晓耕翻露草,夜榜响溪石”,这四句是强调在此生活的閒适之情。閒暇时与种菜的老农为邻,有时还真像是在山林隐居的人。一大早带著露水就去锄草,晚上乘船沿著溪水前进。“閒依”表现作者的閒散之态, “偶似”是故作放旷之语,自我安慰。柳宗元少有才名,胸怀大志,可是仕途不顺,一再遭贬。这次更是被贬永州,远离长安。他满腔的热情得不到施展的空间,有志而不得伸,有才而不被重用。于是,在此贬所,只好强写欢愉,故作閒适,称自己对被贬感到庆幸,假装很喜欢这种安逸舒适的生活。

“来往不逢人,长歌楚天碧”,有时整日独来独往碰不见一个行人,于是放声高歌,声音久久地回荡在沟谷碧空之中,多么清越空旷。这閒适潇洒的生活,让诗人彷彿对自己的不幸遭贬无所萦怀,心胸旷达开朗。这里诗人看似自由自在,无拘无束,但毕竟也太孤独了。这两句恰恰透露出诗人是强作閒适,无人问津时自娱自乐,也只是一种无奈的调侃。

纵观全诗,诗人似乎已经淡忘了遭贬的痛苦,诗中把被贬谪的不幸称之为幸,将孤独冷静的生活诠释为飘逸閒适的生活。实际上这全都是诗人激愤的反语,在这种被美化了的谪居生活的背后,隐蕴的是诗人内心深深的郁闷和怨愤。表面的平淡所蕴含的激愤,更让人为之怦然心动,正如清代的沈德潜所说: “愚溪诸咏,处连蹇困厄之境,发清夷淡泊之音,不怨而怨,怨而不怨,行间言外,时或遇之。”这是很中肯的评价。

全诗清丽简练,含蓄深沉,意在言外,耐人寻味。

更多信息: 担保 汇旺

这篇文章有用吗?

点击星号为它评分!

平均评分 0 / 5. 投票数: 0

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!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。

【汇旺担保 公群 @hwgq】 小男孩和苹果树——百善孝为先

时光荏苒,小男孩长大了,他不再到树旁玩耍 Read more